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酉阳 > 地方名人 > 列表

赵世兰

酉阳县人民政府  2017/12/21  来源: 本站

【字体: 】  【打印此文

赵世兰(18961969)女,重庆市酉阳自治县龙潭镇人。1919年随家迁住北京,在弟弟赵世炎的启发下,逐步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的教育,发奋自学,于1923年考入北京国立女子师范大学。1925年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北京学生反对段祺瑞卖国关税协定和妇女解放运动。19263月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党又派她回到北师大建立党的组织。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留在湖北省委任秘书和武昌市委妇委书记。是年底,赴苏联莫斯科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学习期间,她因反对王明错误路线而遭到打击和迫害,但她即使受处分,也毫不妥协。1930年从苏联回国,留在中央工作,并任上海沪西区委宣传部长。1931年调任中央红色救济会党组成员兼营救部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训练班主任。1932年任江苏省委秘书、秘书长。1933年按照党组织指示回到四川,先后在成都、南充、广安以教育工作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1937年在成都动员各阶层妇女进步力量,成立了四川省“妇女抗敌后援会”和“成都妇女救国会”,并担任中共成都市委委员兼妇委书记、川康特委妇女委员等职务,领导成都市的妇女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她领导成立了《大众壁报》社,并兼任社长。1939年到达延安,参加中央妇委工作和党校学习。尔后,她回到重庆,进入四川省委,主持妇女工作。1946年她遵照邓颖超的指示,秘密成立了“中国妇女联谊会重庆分会”。同年底,她回到冀中解放区参加土改工作。19477月,她参加了中共中央在河北西柏坡召开的土地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联合会常委,中央国家机关党委委员,燃料工业部人事司司长,煤炭工业部党组成员、部机关党委书记。是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一届、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第一至三届执委。“文革”中受到迫害,于196918在北京含冤去世,终年73岁。198518冤案终于得到了彻底平反昭雪,她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共产主义事业的忠诚战士。”

李鹏同志在《纪念我的母亲君陶》的文章中说:据我所知,对我母亲一生影响最大的有三个人,第一位就是她的五哥赵世炎烈士,第二位是我的父亲李硕勋烈士,第三位就是她的三姐赵世兰。赵世兰是党内最著名的几位老大姐之一,是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出色的党的工作者。大家也许熟知鲁迅先生写的《纪念刘和珍君》的文章。刘和珍和赵世兰都是当时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都是学生会的领导人。为了反对反动校长杨荫榆推行恢复封建旧礼教的种种倒行逆施,女师大学生开展了一场震撼北京乃至全国的学生运动。君陶和赵世兰姐妹自幼生活在一起,学习在一起,长大成人后,同在北京读书,同时接受进步思想,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赵世兰还参加了1927年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大革命失败后,革命进入低潮时期,她俩都奉党组织之命先后回到四川成都,在她们二哥赵世珏家里隐蔽下来,都以教书为生,伺机宣传进步思想和党的主张。1935年,那是中国革命史上最困难的年代,红军正在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许多党的地下组织遭受破坏,她俩也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有一个叛徒,后来当了国民党的特务,在成都发现了她们,对她们进行跟踪和威胁。在这种险恶的情况下,她们机智勇敢地与特务作斗争,终于化险为夷,逃出特务的魔掌。就因为这件事,她们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诬陷为“大叛徒”,都错误地受到批判、斗争、抄家等种种迫害。赵世兰年老体弱多病,受不住这样身心的摧残,于196918含冤去世。而那时赵君陶已被关进化工学院“牛棚”,正在接受批斗审讯。朱琳冲破了重重障碍,终于见到婆婆。婆婆面容憔悴了许多,身体十分虚弱。对此,朱琳心如刀绞,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婆婆对朱琳说了一段被审讯的经过:专案组问她:“你丈夫都牺牲了,你为什么能活下来?”君陶回答:“如果干革命的都死了,哪里有今天革命的胜利。”正义的声音驳得那帮人哑口无言。朱琳深为婆婆的浩然正气所鼓舞。当君陶从“牛棚”里释放出来,才得知与她相依为命的姐姐赵世兰去世的噩耗痛苦万分,她决心竭尽全力在有生之年为赵世兰昭雪平反。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赵世兰的冤屈得以昭雪,她的名誉和尊严得以恢复,而流芳后世。

相关链接
网站地图